您的位置 : 865599香港慈善网开奖 > 资讯 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微信公众号内阅读 楚子乔柳清然大结局介绍

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微信公众号内阅读 楚子乔柳清然大结局介绍

时间:2019-03-23 19:14:30编辑:向丹

人气小说《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是来自作者非笑笑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楚子乔柳清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身为大将军嫡女,却要受姨娘受庶妹欺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我必双倍还之,身为现代社会杀手界的头等人物,她楚子乔岂是那么好欺负的!未婚夫被庶妹抢了?是我的就是我的,即使不是我的,也轮不到你!硬是塞给她一个病秧子?没关系,她可以保护他……但是,谁来告诉她,这个腹黑狡诈的男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的错觉……她不过就是想过安稳的生活,岂料天不从人愿,阴谋诡计接踵而来,连番欺凌不休,既然这天不是她要的天,那便翻了这天又如何!君若不仁,臣又何忠?待到尘埃落定,万千风华几许,笑看锦绣山河!

《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 第四章 花前月下多余人 免费试读

良辰美景,花前月下,却是三人同行。

穿着楚子娇精心挑选的素白衣衫,衬着楚子乔涂着厚厚胭脂的脸色更加苍白,大红色的嘴唇甚至有些骇人,加上头上那一圈白布,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

“娇儿,这牡丹花开的甚好却不及你半分颜色,有幸能与你在这般美景中赏花对饮实在是本王的荣幸,不知你可愿为这美景更添一笔?”司徒淼端着酒盏,旁边便是楚子娇,至于楚子乔这个未婚妻,早被遗忘在角落了。

铃铛的脸色有些不好,这谨王爷明明就是她家小姐的未婚夫,怎么现在倒像是楚子娇的男人一般。

“娇儿愿为王爷起舞,只盼王爷不要嫌弃便是。”楚子娇起身福了个身,娇滴滴的开口,一身的嫩粉色罗裙衬着脸蛋更加娇艳。

眼角的余光看到嘴角含笑的楚子乔,楚子娇脸色一沉,这女人今晚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一般,就算是失去了记忆,就算是因祸得福会讲话了,也至于连之前痴痴缠着的男人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甚至都没见她今晚主动与王爷说上那么一句话!现在还带着笑,这算什么意思?

“王爷,我姐姐的舞姿也很美,不如,就让娇儿和姐姐一起为王爷献上一舞,如何?”楚子娇突然语出惊人,甜美的脸蛋一转,居然说出了这番话。

楚子乔眼中闪过一丝玩味,还真是有趣,想看自己出丑么?恐怕,她这个愿望要落空了。

“娇儿,如此良辰美景,莫要说这般扫兴的话,本王只想欣赏你的舞姿,若是你不愿,权当本王没有这个荣幸便是。”司徒淼厌恶的瞥了楚子乔一眼,她会跳舞?她若是跳舞,恐怕他今晚上都会做噩梦!

楚子娇似乎有些无奈,那张望向楚子乔的娃娃脸上明显的显出一丝爱莫能助来,让司徒淼眼底一暗,同样是大将军的女儿,为何相差如此之大,若是当初赐婚的是娇儿,他是不是不会成为兄弟间的笑柄,也不会这般抗拒了吧。

楚子乔看着两人之间的眉目传情,看着楚子娇幼稚的戏码得逞时眼底那一瞬闪过的得意,默默的举起了茶杯,这两人还真是般配。

楚子娇的水袖在空中划过,柔软的腰肢轻摆,慢摇轻摆间风情无限,淡淡的牡丹花香在空中飘散,罗裙在半空中散开,金步摇叮当作响,足下快速的摆动,司徒淼举着酒盏,另一手打在桌子上轻轻的合着拍子,看上去十分享受。

铃铛沉着脸,咬着下唇,同情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现在一定很不好受吧,那谨王爷怎么能这样对小姐!

突然,楚子娇脚下一个不稳,朝着地面摔了过去,想是惊慌失措,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的闭起。

楚子乔险些笑出声来,下一步应该便是英雄救美了吧,不得不说,楚子娇算计的很好,舞步正旋转在司徒淼面前,突然便扭到了脚……

果然,只觉一阵风刮过,下一秒,楚子娇便落到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里。

楚子娇娇呼一声,赶忙要起来,只可惜,已经被勾起了兴趣的司徒淼紧紧的将她护在了怀里。

望着离得越来越近的两个人,楚子乔挥了挥手,“铃铛,去给本小姐拿些吃食过来,观月观景观花怎能少了美食相伴。”若是有什么***戏码,她还可以顺带做一下观众。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司徒淼一跳,让他的面色一下便暗了下来,该死的女人,竟然打扰他的好兴致!

楚子娇像是受惊小鹿一般从司徒淼的怀里跳出来,拍了拍胸口。

司徒淼望着兀自吃喝的楚子乔,突然便有些好笑起来,他为什么要避着这傻子?一把将楚子娇拉到怀里,司徒淼低下头,“娇儿,没想到你人美,跳起舞来也这么美,本王喜欢。”

楚子娇敛下眼,长睫毛一颤一颤的,格外让人怜惜。

“小姐,夜凉,回吧!”铃铛小声的催促,不想让楚子乔看到这伤心的一幕。小姐的未婚夫和二小姐在这里卿卿我我,她的心里肯定很难过吧。

楚子乔拿起一块桂花糕放到唇边,“铃铛,别说话,这种事情可不是能经常看到的。”

还没等铃铛再劝,司徒淼已经黑了脸色,她这是什么意思?!

“没教养的丑丫头,还不快滚!碍了本王的眼!”司徒淼大怒,好事被打断不说,这丑八怪居然就准备在旁边观看他与女人亲热?!真是胆大包天!

楚子乔淡定的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幽怨的看着铃铛一眼,这才慢慢起身,“那子乔便不打扰王爷与二妹的好事了,子乔先行告退。”

楚子娇的脸一下子便红透了,本以为这个傻子会哭会喊会上来拉住谨王爷,没想到她居然就这么离开了?

司徒淼将羞红着脸的楚子娇拉起来,刚刚的气氛消失无踪,望着不知所措的楚子娇,司徒淼敛下了怒气,尽量放柔了声音,“娇儿,天色已晚,看过了你的舞姿已经让本王没了赏花的兴致,再加上有碍眼之人在一旁,实在是不能尽兴,本王便送你回去罢。”

楚子娇眼底闪过一丝喜色,这么说,王爷是对她有兴趣了?她就知道,只要她想要,没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

“王爷事务繁忙,娇儿怎敢劳烦王爷,只望王爷一切安好,便是娇儿的最大的心愿了。”楚子娇低着头,红嫩的脸蛋在昏黄的灯光下是那般的诱人,这一番话说的司徒淼心里感动不已,越看楚子娇越是喜欢,再想到那个女人,心里一阵的不舒服。

隐在暗处的楚子乔弯着唇,心里暗叹,没想到,她这个二妹手腕如此了得,这一番话说的她这个外人都有些感动,何况是当事人呢?恐怕司徒淼现在更恨自己了吧。

铃铛望着几乎感受不到气息的楚子乔,眼中闪过一丝惊骇,心中有些奇怪,小姐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的功力,为何她一点都不知道?难道说,小姐其实一直都有暗中修炼?瞒过了所有人,就是连夫人都瞒过去了,那么,小姐的心思可想而知。想到这里,铃铛有些兴奋起来,只要小姐好,夫人便高兴,她就高兴!

“铃铛,我们回去。”

楚子乔怎么会不知道铃铛的惊骇,但是,她不想也没必要瞒着铃铛。

铃铛望着身前笔直的影子,突然觉得小姐是那样的神秘。

交代好铃铛守着门,穿上铃铛找来的黑衣,将头发扎成一个利落的马尾,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楚子乔完美的身材,在黑暗中游走的她几乎与黑夜溶于一体,像是一个精灵般跃入了另一个人的视线中。

“看样子对楚将军府有兴趣的可不只是本王一人。”一身白衣的男子悠然的坐在树冠上望着下面在黑暗中游走的玲珑影子。

已经入夜,居然还有人和他一样夜探将军府,只是不知她的目的为何。不过,看样子,她似乎对将军府很熟悉,若是和自己的目的一样,倒是省下了他的不少事情。

楚子乔小心的靠近梅苑,里面传来了阵阵丝竹之声,还有杯盏相撞的清脆声音。

这梅苑是她那便宜爹爹楚半山二房梅姨娘的住处,这梅姨娘也算有些本事的,至少楚半山对她爱护有加,甚至为此冷落了正房,她的娘亲。

“老爷,我们娇儿也不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给她找一户好人家,也算是了了奴家一份心事。”梅姨娘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勤于保养的她看起来风韵犹存,尤其是那眼波流转间,更是妩媚动人。

梅姨娘手中举着一杯美酒放到了楚半山嘴边,柔若无骨的身子紧靠在楚半山的怀里。

“娇儿的婚事该慎重考虑才是,京城里的年轻才俊也不在少数,便衬着我过寿之时仔细考量吧。”楚半山满面红光,一口将梅姨娘手中的酒喝下,眯着眼有些陶醉。

梅姨娘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有了老爷这句保证,她便安心了,不过,她最希望的可不是那些富贵人家,她要的是皇亲国戚!

“老爷……哎……奴家知道这话不该讲,不过……”梅姨娘低着头,手紧紧的绞在一起,似乎十分犹豫。

“说!”常年征战沙场,楚半山的性格自然豪爽无比,最看不得的便是这般吞吞吐吐,尤其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跟自己讲的么?

梅姨娘沉吟片刻,低敛的眉目中却满是得意之色,将军这般,距离她上位为平妻的日子恐怕不远了。

“老爷,大小姐也不小了,但依大小姐的情况,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嫁,娇儿毕竟是庶女,怎么敢……”

梅姨娘小心的看着楚半山的脸色,只要楚半山表现出一点犹豫,这件事便要从长计议,她向来谨慎,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楚半山,不然也不会有如今的溺爱了。今天,若不是娇儿催促,恐怕她还要等更好的时机才会问。

一听到楚子乔,楚半山便沉了脸色,“不要说那个废物!真是煞风景!”

梅姨娘立刻便一个颤抖,口中喃喃,“老爷,奴家,奴家不敢……”

楚半山一见梅姨娘这般便立刻敛了怒气,兀自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下,“好了好了,这也不能怪你,我楚半山戎马半生,也没想到会有这样废物的女儿,真是丢我楚家列祖列宗的脸!”

梅姨娘立刻弯起嘴角,老爷果然对那小***心有不满,娇儿说的不错,只要她多吹吹枕边风,还怕没有地位?现在她虽然是一个姨娘的地位,但实际上这将军府的后院,还不是在她的手里?!

梅姨娘柔嫩的手在楚半山的后背抚摸,贤惠的为楚半山顺着气,柔声细语的低低轻喃,“老爷消消气,何必为了她气坏了身子,再说了,大小姐可是老爷嫡亲的女儿,即便是再不醒事,也没人敢说什么的。”

楚半山沉吟不语,听说那个废物会说话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废物终究是废物,即便是会说话了,也一样摆脱不了废物的命运。若不是先皇早有口谕,楚家嫡女必为皇亲,并将她许配给了谨王爷,他这张老脸都要给那个废物丢尽了!

楚子乔望着下面那个威武的影子,这便是她的便宜爹爹?那个和楚子娇一样楚楚可怜的女人便是梅姨娘了吧。

呵!不知道若是楚半山知道楚子娇想要的男人是谨王爷的话,会不会还是这般脸色。

足下一点,人已经消失在这一处,她的目的并不只是来这里看看她那便宜爹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按照地图上显示的位置,将军府的书房该是在主院才是,那里该有她要的消息才对,虽然最近这一两年楚半山一直流连在梅苑,不过,公务都是在书房处理。

白衣男子玩味的看着楚子乔的玲珑影子在将军府内游走,不由得有些好奇,京城中有这样的女子么?看那身手,还有隐藏气息的本事,便是自己对上,恐怕都未必能得到好处吧。

只是不知是敌是友,若是同路,倒是可以交个朋友。

楚子乔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书房,轻轻一跃便从窗口跃入,血色的凤形玉佩从胸口滑出,跃入了男人的眼中。

白衣男子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几个闪身便消失在将军府。

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

妃常无敌:腹黑王爷下堂妻

作者:非笑笑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身为大将军嫡女,却要受姨娘受庶妹欺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我必双倍还之,身为现代社会杀手界的头等人物,她楚子乔岂是那么...

小说详情